魔法師忠犬攻好ㄘ

[陸奧守x嬸] 修行前晚

紀念陸奧守吉行極化文,審神者沒有名字歡迎各位腦補
腦洞很大但沒有車因為我沒有駕照還寫文新手又玻璃心
可以接受在往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自從時之政府宣布下個修行實施對象是陸奧守吉行之後,審神者的內心其實很複雜
捨不得陸奧守離開自己四天,但又非常期待與盼望自己最喜歡的刀能夠更加強大
雖然對方根本沒感覺自己的主人對於他是愛慕之情。
審神者決定修行前晚要好好道出自己心意。

「陸奧守,主請你今晚擔任寢當番。」長谷部臉上帶有點怒氣又羨慕的複雜表情

「嗯?可以是可以,但是主從來沒有要我們和他一起睡啊怎麼了?」看來本人依舊摸不著頭緒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主,我進來囉」陸奧守梳洗過後帶著自己的枕頭向審神者報到

「啊!是吉行嗎?快進來吧」

陸奧守進門後立刻被審神者拉進床邊抱著手臂坐著

「主,怎麼啦?現世有煩心事嗎?主一有心事就會像這樣抱著我都不說話呢。長谷部很擔心喔」

「現在不是提到長谷部的時候!」審神者帶著哭腔

陸奧守是審神者的初期刀也是長期擔任近侍的重要戰力,但他從來沒看過主人對任何一把刀講話這麼大聲,他心想想必是修行的事了吧

「主啊,是因為修行的事嗎?如果你不讓我去我就不去呀這沒什麼的;只是作為刀劍,還是希望能保護我最喜歡的主呀,因為我只有主了。」

審神者抬起頭看著陸奧守依舊一句話都說不出。
但陸奧守知道他的主不是個坦率的人,所以他決定先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

「修行路上會遇到很多新鮮事啊,雖然比不上主所處的現世,但就是想跟主分享嘛。那些修行回來的刀劍們,主不是很喜歡聽他們說路上故事嗎?」

「我知道主怕我有危險,但是這樣的危險都抵擋不了怎麼能保護主呢?因為我只有主了。」

「同一句話你說了兩次」審神者終於說話

「因為我喜歡主啊,不是做為物品的喜歡,是男女的喜歡。在龍馬身邊也是學到了這些呢哼哼」

「⋯!!」審神者一臉漲紅,原以為陸奧守沒發現的

陸奧守反抱著審神者說「所以嘛,讓我去嘛,好不好嘛?」

審神者彷彿看到陸奧守頭上有犬耳在動,凹不過自己喜歡的人只好答應「嗯,去吧。要成為一個強大的男人回來保護我和這個本丸喔」


語畢,審神者向陸奧守提出想抱著他睡一晚的要求,陸奧守也答應了「畢竟喜歡的人的懷抱是最溫暖的啊!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早晨,長谷部喚醒審神者的工作並不因審神者房裡有其他人而怠惰「要是看到陸奧守對主做出不禮貌的舉動就壓而切之!」

開門後則是審神者幫陸奧守著裝準備修行出門的畫面,實在讓長谷部放下心中大石

「那麼,我出門了!」陸奧守笑咧著嘴向審神者和其他刀劍道別

「祝你一路順風!」審神者回送的也是開懷的笑容。


End.

選你真的是太好了,修行時的信跟回來後的樣子我都很期待